您的位置: 巴彦淖尔信息港 > 网络

寂静王冠 第九十一章 档案

发布时间:2020-01-16 16:59:19

寂静王冠 第九十一章 档案

剑栏地宫,大图书馆中。

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天了,可书架前面的叶清玄,依旧一无所获。或者说,任何线索都没有找到!

在书架上,任何和皇家音乐学院有关的记录和档案,他几乎都翻过了。那些厚重的档案几乎在他身边堆成了山高。

《皇家音乐学院执教老师档案归纳》、皇家音乐学院各个院系课程安排、历年学校校庆记录、校内通告总集、个个院系老师的名单、每年大型庆典中的合影、各个报纸对学院的采访、每年都有一大本的执教老师的工资津贴单……

包括教室宿舍使用情况还有历年所有课程的清单……

一上午外加半个下午的时间,叶清玄全!部!翻!完!了!

现在他已经对学院四大分院,十六个系有了一个更全面的认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想要找到的,一个都没找到,不该找到的,却不小心看了个底儿掉。为了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他甚至他捏着鼻子把死胖子西德尼的自传都翻了一遍!

结果到最后,他除了装满一肚子死胖子年轻时的风流韵事(多半是编的)之外,一无所获。

月吟、叶兰舟、叶清玄的父亲……

就像是根本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他从这个世界的记录中,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无踪了。

如果不是叶清玄还记得他的话,他就彻底被遗忘了吧?

在翻完之后一本,叶清玄整个人都绝望了。躺在那一大堆书上,陷入灰白状态。

所有的学校记录里,都看不到任何一个东方人的影子!更别提是一个担任过副校长的东方人了……

赫尔墨斯不是在骗自己吧?

不过这个家伙虽然性格恶劣一些,似乎就从来不喜欢骗人来着。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有谁把所有记录都抹掉了么?

“连课程表上的讲师名单都留不下来!”

叶清玄愤怒地一拳锤在地上,对着天空比出中指:“你要不要一了百了,把签到记录也给抹了啊!”

一片寂静,理所当然的无人回应。

可叶清玄却愣住了。

他猛然从地上弹起来,像是终于恍然大悟:“没错,签到记录……每一次公共课时除了学生点名之外,还会有老师的签名记录的!要不然连绩效津贴都没有办法统计!”

而且最棒的,这种近乎废纸一样的东西,也算是讲义的一部分,是会定期被收集到大图书馆中来的!

“签到簿!签到簿!”

叶清玄像是疯了一样嘟哝着,在一个一个的书架上寻找。

可许久之后,他却一无所获――他找不到签到簿在哪里。

数百年来,皇家音乐学院的课程起码有上十万堂,如果每一堂课的签到簿都要保留下来的话,那就算是十个仓库都不够装的了。

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况且就算是出现了,自己也在浩如烟海的资料里找不到吧?

他沮丧地叹了口气,忍不住想要拿头撞书架,可看到远处涌动的黑暗时,眼神却亮起来。

自己不知道,但是……它们知道啊!

既然知道学院的档案在哪里的话,那么多米尼克口中,那些被饲养在图书馆中的‘小东西’,绝对对这里一清二楚。

“喂!有人么?”

叶清玄看着四周,举起手:“请问有人知道十九年前皇家音乐学院的课程签到簿在哪里嘛?”

“……”

黑暗涌动,寂静无声,像是一群冷漠的人在看着他,毫无回应。

“帮个忙啦!我知道你在听!”

叶清玄的神情依旧十足的热诚:“不要这样嘛,我们打个商量怎么样?”

黑暗沉默。

“哎,如果我有什么能帮你们的话,一定帮忙啊!”

叶清玄提高了声音:“好歹考虑一下嘛!朋友,我好歹还是个首席生呢……今天哥几个商量下行么?人和人就是要互相帮助的呀!在我们东方有句老话,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呢。你们就好歹指个路呗?”

许久,许久,再过许久。

“弹珠。”

叶清玄听到了背后一个细弱的声音传来,像是一个小女孩儿。

“嗯?”叶清玄错愕地回头,他的背后空无一物。

就像是从没有说过话一样,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

在黑暗中,伸出一只尘埃组成的隐约手掌。它的三根手指上拈着一粒圆润光滑的骨珠,在叶清玄面前晃了晃:

“――弹珠,我要。”

叶清玄大喜过望:“好好好!我出去之后一定帮你找一大堆弹珠回来!不过骨头的有点难找,玻璃的行不行?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红色的?白色的?还是绿色的?”

黑暗涌动起来了,细碎的声音响起,像是某种野兽之间的互相沟通,许久之后,尘埃的手掌举起了两根手指:

“一百颗,每样。”

叶清玄顾不上吐槽它们不识数了,连忙点头:“好!就这么说定了!”

黑暗中细碎的叫声再次响起,最后,那一只尘埃之手缓缓举起,对准了叶清玄:“你保证?”

叶清玄愣了一下,抬起手掌,与它击掌:“我保证。”

击掌时悄无声息,理所当然的,那一只尘埃汇聚的手掌溃散了,消失无踪。

紧接着,嘭!

叶清玄的地板忽然开裂,崩塌,出现了一个大洞。

只听到一声错愕的尖叫,原本站在这里的少年就消失无踪了。

一瞬间的尖叫,叶清玄坠入黑暗之中。

很快,嘭的一声,他就掉在了一大堆东西上,溅起一片灰尘在空中弥漫,呛的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光亮照亮了幽暗的地下。

叶清玄艰难地从那一堆本子上面爬起来,错愕地回顾左右,发现自己好像来到了一个垃圾场。

就在庞大的地下广场中,堆积着一摞又一摞的文本。那些破旧的记录多少年被人丢在这里,无人问津,就在寂静中,墙边的角落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大洞。

一大堆杂乱的本子像是垃圾一样被倾倒下来,落在地上。无形的力量从尘埃中浮现了,那些尘埃组成的手掌飞快封地整理那些落下的本子,还不等它们落在地上,就已经被整理的整整齐齐,堆砌成了方块。

如同从高空俯瞰的话,这些无用的废纸和记录被某种力量刻意地整理在了一起,就像是顽童手中的积木,它们堆积成了城堡的样子,高塔城墙,地堡和广场……

而叶清玄就落进了这个‘城堡’中央的‘水池’中,溅起一大堆飞扬的尘埃和白纸。

无数灰尘飞扬中,一个小小地身影从尘埃中浮现,低头看了叶清玄一眼,将一个厚厚地本子丢进他的怀里。

然后,消散无踪。

空气中传来隐约和飘渺的声音:

“记得弹珠。”

“谢了!一定!”

叶清玄向着黑暗中挥手,迫不及待地从‘游泳池’里爬出来,如获至宝地将那一本厚厚地册子翻开。

在他的手腕上,那个小小的铃铛震动起来,发出提醒的声音。

――今天就要结束了,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他才不管呢,抓紧时间翻书:“东方乐理鉴赏、东方乐理鉴赏、东方乐理鉴赏……”

直到最后,哗哗作响的书页忽然之间停止了,一片寂静。

在沉默中,叶清玄静静地凝视着那一排空白的表格,还有左上角那个孤单的名字。他的表情变化着,像是悲伤,又如同欣喜。

天空中飞扬的尘埃无声地落下来,沾染在他的白发上,落进他的眼角中。或许是因为失神了,在这种隐约的刺痛里,眼泪忽然就流出来了。

它们顺着脸颊滑落,落在了登记簿上,渐渐地打湿了那一片墨迹,让那个笔走龙蛇的名字晕染开来。

“找到了。”

叶清玄握紧了那一本点名册,轻声呢喃,“父亲,我找到了你了。”

时隔五年之后,他终于证明了那个人没有离奇的离去,而是曾经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曾经遗留下来了一些微弱的痕迹。

哪怕是仅仅如此而已,就已经足以令他满怀感激,让他泪流满面。

在登记簿上,水迹依旧在晕染。

在水迹中,那个浓墨书写的名字已经模糊成一团。

可在泪水的晕染中,它们却像是苏醒了,拥有了生命,在纸页上飞快的生长,幻化出一个个跳跃的音符。

叶清玄错愕地低头,看到上面渐渐浮现的墨迹。

那是曾经某个人饱蘸浓墨,笔走龙蛇,借着三分醉意和三分调侃所写下的字迹。

那一行飞扬的笔记几乎沾满了整个纸业,宛如龙蛇一般舞动着,映入了少年的眼瞳中。

紧接着,整个纸张都放出了宛如明月一般的静谧光芒。

光芒宛如涌泉一般,从纸页中流出。无数音符在光芒中酝酿,凝绝成型,随着那一道蜿蜒流淌的月光涌入了叶清玄的七窍。

一瞬间,幻觉一般的音律从大脑中响起,占据心魂!

一瞬间,高亢的曲声响起。

叶清玄被拉入了朦胧的幻觉中,情不自禁的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音乐里。

那是以钢琴演绎乐谱的声音,可旋律却并非婉转,也没有任何古典音乐的又没,而是充满了尖锐和狂躁的气息!

如同稚童在敲打着钢琴,满是随性和癫狂。琴声中带着铁片碎裂、铜板摩擦,玻璃破碎一般的锐利气息。

大量三全音交替着出现,带来了动荡灵魂的冲击――这种极度不安定的音程因为被邪神所钟爱,所以受到正统乐师厌恶和摒弃。可现在它大量的被引用在旋律丽,衔接的天衣无缝!

那种音律像是修罗咆哮,恶鬼哀嚎,令人的心神不由自主地沮丧、痛苦、难过起来,到最后,整个世界像是瞬间变成了漆黑,再无任何光彩。

叶清玄的身体抽搐着,抱紧了剧痛的头颅。

因为在天旋地转的眩晕中,仿佛有饱蘸浓墨的毛笔在他的大脑之上书写,笔力刚毅,入木三分,将音符和旋律深深地刻入他的心神中。

也让他死死地记住了乐谱的名字。

――《黑色星期五》

深夜,当少年早已经离去之后,宛如幽魂一般的身影从图书馆的角落中浮现。

它们整理叶清玄在查早资料时所遗留在地上的混乱书籍,一本一本地将它们放回了原本的地方,认真又仔细。

随着它们的整理,摆满地上的书籍一本一本地回归了书架。

就在最后,它们捧起《学院教师档案》整理的时候,一张被少年忽略掉的简历档案就从书页里面飘出来,落在了地上。

在那一张由军部发来的档案上,写着几行密集的字迹。在最上方,是一张苍老男子的头像,他的神情木讷又茫然,白发有些卷曲。

禁绝系乐师,共鸣级。

皇家玫瑰勋章获得者(后被剥夺),帝国荣誉公民(后被剥夺)。龙骑兵部队前任指挥官。

因任务中的重大失误和犯下的罪孽,已被法庭下达‘无期徒刑’的判决。由麦克斯韦伯爵的担保而获得了女皇陛下的特赦。现允许其在皇家音乐学院中活动,担任皇家音乐学院乐史研究系教师一职。

无婚姻记录。

亲属:养子――夏尔。

备注:此人极端危险,重复,此人极端危险!

不要让接触任何刀剑物品以及弓弩,严禁他手持任何铁器。

请勿对其作出任何带有袭击和威胁的行为,以免引起他的过激反应!任何和他接触的人都应该严格备案。

应对其任何意图摘下义肢的行为及时予以阻止。如果此人有任何过激反应,应立刻将其关入禁闭室中。同时,至少要有三名以上的乐师对其施加以太封印。

请勿让他离开皇家音乐学院方圆三公里之内,如果此人有任何越狱倾向的话,应就地击毙。

不准探问任何他在军队中的任职和任务内容。以及,不要在他面前提起任何有关‘盖乌斯’的话题。

倘若校方因没有按照此警告执行而造成任何损失,军部概不负责。

以上!

天津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可靠吗
贵阳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上海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河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