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彦淖尔信息港 > 历史

公司变革速度与激情顺应互联网时代因势而为

发布时间:2019-05-14 22:08:11

在互联、新科技、大数据、智能制造等科技创新的驱动下,全球商业形态不断颠覆,加上我国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不断积累、结构调整阵痛显现,对中国公司来说,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抓住产业变革的新机遇,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成为生存的必定命题。

12月22日,在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前海股权交易中心协办的2016亚洲产业与资本峰会上,国药控股董事长魏玉林、泸州老窖董事长刘淼、科通芯城董事长康敬伟、达实智能董事长刘磅分别结合自身的战略眼光,共同围绕裂变时代下的公司变革的主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裂变时期,中国公司如何求变?

在目前的国内外宏观经济环境下,以及互联等科技技术的冲击下,如何看待当下的产业模式、产业趋势,未来会发生甚么重大变革?应如何适应和改革?

魏玉林:2016年乃至2017年对整个医药、医疗行业而言,是一个变革之年。促使这几年医药、医疗整个生态环境发生非常大的变化的因素有几个:,中央政府接二连三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比如税制改革、分级诊疗、零差率、医保结算价这些变化影响和困扰了这个行业,也逼迫这个行业进行思考、应对变化。第二,以互联+技术为基因的整个商业模式、供应链,包括全部生态服务方式,都在产生深入的变化,大量的资本在涌入这个行业,行业正孕育着变革。

刘淼:从2013年下半年以来,白酒行业进入深度的调整期。行业出现了三个特点:1是从之前的扩张型时代或机遇型时代,到现在紧缩时代;二是从以前相对市场比较大,相对比较投机的时代到现在的实干时期。实干就是通过结合中国白酒实际情况、竞争者、本身品牌和市场特点,坚定不移塑造品牌,做细、做深市场,保护终端和培育消费者。3是由于之前消费理念、管理体制、诚信度不够,白酒行业市场从粗制滥造的时代过渡到现在向品质发展的时期。在这种环境下,必须要做专做强,心无旁骛。

康敬伟:以前,传统行业有一个规则叫大鱼吃小鱼,一家公司想活下来,就要做强做大。但这个规则已经慢慢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很多创新型企业可以在短短几年间从一个不知名的企业进入到世界五百强。所以有了第二个规则叫快鱼吃慢鱼,面对快速变化市场时,你动作比别人快,即便你今天比他人小,你还是有机会赢得市场。但在过去十年,随着移动互联的普及,以上两个规则也慢慢被淘汰了。

现在更大趋势是创新行业,可以完全颠覆之前所有垄断者所占据的行业。过去几年互联公司进入金融等各种各样的行业,这是用一种崭新的商业模式进入庞大的传统市场。

选对一个方法、选对一套创新创业模式,捉住今天互联、移动互联带给我们的新兴、创新思想,有可能在很短时间,从一个小微企业变成世界企业。每一家公司的组织架构、文化都要因时而变以适应互联时代。

刘磅:达实智能在未来五年走技术+金融的道路,借助我国目前医院建设巨大的缺口和市场,用PPP的方式,为医院提供智慧医疗环境。

如何应对国际化挑战?

新的一年,贸易保护主义、国际化、全球化和正在兴起的跨国并购浪潮,企业会受到甚么影响?应该如何应对?

魏玉林: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抬头,这种势头可能会对我们的国际化产生一些影响,但是也不必太悲观。各个发达国家需要通过贸易来平衡自己的经济地位、贸易输出,这会有影响,但影响不会很大。关键就是自己不要犯错。

刘淼:在明年经济还会持续下行以及消费紧缩的情况下,公司将做好三个应对:,积极应对工业化、资本回流所带来的影响。始终保持充足的现金流,应对过冬;第二,积极应对贸易保护、出口受阻所带来的困难;第三,积极应对行业调剂、行业寒潮带来品牌集中的机遇。

康敬伟:对于未来,我比较乐观。在今年年初我们公司在香港上市,需要给资本市场一个报告,我给投资者报告的时候,说今年要增长50%,他们说我疯了,为何在如此负面的市场情况下还能够增长50%?其实我们在香港上市,给报告还是比较严肃的,我们是根据大数据和自身数据测算出来的。今年三季度我们做到60%,加上Q4,守旧讲,我们能超预期完成年初的目标。

2017年虽然面对很多宏观不确定的因素,但仍是有可能比今年有更高的增长率。我们担心的是2017年会发生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那样的危机,当时全球就是冰火两重天,亚洲资本市场,股票在下跌,美国很快挺过来了,1997年一直涨到2000年互联泡沫顶端。所以我过去一直问,在未来会不会再次发生亚洲金融危机,如果发生的话,中国股市没有问题,但港股就不一定,必须要做好准备,如果资本市场再次发生亚洲金融危机,会对香港金融市场以及我们的业务造成冲击,这是负面的。

但也可以看到非常正面的机会,如果融到更多的钱,有更多的现金储备在手上,若产生金融危机,也会带来一些机会,一些中小型的公司股价会很便宜,东南亚、新加坡等资产价格会变得非常便宜,这是出手的机会。凡事我们要两面看,一方面危机所在,另一方面要未雨绸缪,如果危机来了当做机会,说不定是企业上一个台阶的大好机会。

刘磅:2017年可能是国际形势变化不确定的一年。在新的一年我们可能会在两条路上加强和海外的合作,1是企业内生式的创新;2是进一步加强战略并购。

未来年,创新产业风口在哪?

未来年,我们所处行业的技术创新会发生在什么地方,商业模式会产生怎么样的改变?

魏玉林:未来整个产业链,包括供应链会再造,整个价值链会重塑。很多小的、没有资源的企业,基本上都会被淘汰。

刘淼:白酒虽不是生活必需品,但跟生活息息相关。未来白酒要往四个方面进行变化:健康化、时尚化、智能化、国际化。

康敬伟:未来几年市场重要方向在人工智能,可以叫智能+,是人工智能在各种各样的行业运用,这些行业运用的创新不再是简单的商业模式创新,更多是技术创新。

我们看好几个行业包括智能汽车、机器人、智能家居、智能健康、新材料五个主要板块。这几个主要板块都是在一些核心底层技术的裂变带来的产业革命。

刘磅:今天我们是中国医疗环境整体解决方案的供应商,但目标是要做中国医疗大数据的运营服务商,未来是大数据时期。

如何应对高房价下人才的流失?

现在大城市房价上涨,这不仅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还会造成人才的流失,企业应该如何挽留人材?

刘磅:学生们问我能发多少工资,能让他们买到深圳的房子?我的答案是否定的,靠企业发的工资,要独立在深圳买房的可能性也很小。但有一个机会,利用产业和资本的要素,上市前跟员工分享原始股,上市以后分享员工持股,这些就是产业和资本结合所带来的丰厚回报。

康敬伟:我认为深圳高房价不会影响创新创业。一个城市不是因为房子便宜就有创新创业的氛围,例如9几年的硅谷,当时硅谷房价高得像是个天文数字,但今天,收入25万美金的家庭,在硅谷算是贫困户。但硅谷的高房价,没有影响到它成为全球创新中心。就算你把深圳房价后面减一个零,在深圳工厂打工的人还是买不起。

只要给出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让年轻一代能通过自身努力实现价值,房价终究就是市场化的结果。我经常鼓励大家想要在深圳买得起房,那从今天开始要有创新思想,创业创新是一种精神,如果把这类精神埋在血液里面,在深圳买一个房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魏玉林:公司对中高层实施股权激励。如果没有股权,年轻人仅靠单纯打工很难在北上广买房。

刘淼:泸州老窖给高管的薪酬要比同类型国有企业高很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同时我也在思考,我明年主题词里面就有鼓励,但这个激励不只是高管层,还包括员工、中层团队的激励。

经期延长怎么治疗
经期延长怎么调理
经期延长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