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彦淖尔信息港 > 科技

他伪造3000件人类遗物展示3019年的考古现场

发布时间:2020-11-20 19:24:53
他伪造3000件人类遗物 展示3019年的“考古现场” 今年6月,美国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来到上海昊美术馆办个展,展览现场设定为一个3019年的“考古现场”。  10年来丹尼尔用火山灰、天然水晶等地质材料,复制了将近3000件21世纪流行的物品,把它们做成残破、衰败的样子,“伪造”成未来的出土文物。这些物品中,有相机、手机,也有乔丹球鞋、斯伯丁篮球、米老鼠,种类十分庞杂,几乎涵盖各个生活领域。丹尼尔想让观众变成未来的考古学家,挖掘“文物”、重新思考当下的人类文明。自述 丹尼尔·阿尔轩 撰文 王微辣丹尼尔·阿尔轩接受一条专访38岁的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人称“鬼才艺术家”。他的雕塑作品,绝大多数是白色、灰色,擅长在作品中玩弄时间和空间的概念。6月下旬,我们在上海展览现场见到丹尼尔时,他身穿一套类似考古队制服的白色连体衣,向我们娓娓道来,在3019年的未来,人们将如何理解21世纪的文明。《邦尼兔》走入一楼的展厅入口处,迎面看到的就是这只高度近5.5米、青铜材质的《邦尼兔》,是丹尼尔迄今为止最大的雕塑作品。 丹尼尔解释:“我把这只兔子扩大了很多倍,通过它与观众的高度差,营造出一种陌生的距离感。另外选择了青铜材料,打造出铜锈的质感,充满古老的年代感。”《邦尼兔》站在展览门口,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爱丽丝跌进兔子洞的开头一样,开始一场奇幻旅程。 《开凿之墙》再往里走,是一排排破碎的墙体。纯白的空间中,却满是衰败感,让人好奇——这里发生了什么?墙上的破洞,最初是不规则形状,一眼望去,像个正在缓缓融化的冰川;走到墙的尽头,才发现,最后的墙上有一个人形。 “我把这些墙做成交叉错落的形态,观众必须在其中徘徊前进。从外面看,围墙中的人们按相反的方向穿梭,不知道尽头在哪。” 《蝴蝶结》走出《开凿之墙》,就被这件超现实的雕塑吸引。“我和墙壁玩耍,将它融化,像纺织物一样,然后我用柔软的墙面系了一个完美的蝴蝶结。”丹尼尔的《蝴蝶结》手稿这个把空间“打结”的想法,丹尼尔经过10年的反复尝试、失败,才实现。 《挖掘现场 212》走进展览最深处,才发现,美术馆的地板竟然被大片挖空。就像一个考古勘测现场。 几个白色连体服的“考古队员”,正在坑洞里忙碌地工作。他们小心翼翼地研究挖掘出来的物品,带进分析实验室。  这是丹尼尔虚构的“挖掘现场”,他把时间设定在未来的3019年,再把各种破碎的旧物,散落其中。这些“文物”,是我们这个时代再熟悉不过的日常用品:手机、电话、收音机、吉他、篮球、球鞋……配合工作人员的表演,让观众产生时间错乱的体验。 丹尼尔在复活节岛创作的绘画21世纪的人类遗物而“未来遗物”系列,始于丹尼尔十年前的一次旅行。2010年,丹尼尔去南太平洋上的复活节岛旅行,那里因巨石像和考古闻名。他画了很多描绘石像、游客、原住民的画,还偶遇了一群考古学家,与他们探讨石像的起源。 丹尼尔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根据地下挖掘出来的文物来推测历史真相,会有一定的虚构成分。“旅行回来后,我开始逆向思考:是不是能把今天这个时代的东西,做得看起来像历史遗物?”丹尼尔因此创造了“虚拟考古”的理念,从未来的角度,审视当下的日常物品。 他尝试用复活节岛上收集来的火山灰,混合石膏粉,做出第一件“未来遗物”——相机,那是小时候祖父送给他的第一台宾得K1000。 丹尼尔的第一个“未来遗物”系列这之后一直到现在,丹尼尔用火山灰、水晶、石英、炭灰、黑曜石等地质材料,已经生产了近3000件21世纪的“未来遗物”。他先做了一批科技产品:相机、黑莓手机、磁带、闹钟、电影放映机。    然后是有文化辨识度的物品,音乐类的耳机、麦克风、键盘、架子鼓、音箱;体育类的篮球、乔丹球鞋、芝加哥公牛队夹克衫、纽约洋基队棒球帽……“选择物件时,我会找一些标志性的、在全球被广泛认知的东西。它们不是来自300年前,也不是来自300年后,只代表我们这个特定的时代。”   两个小儿子出生后,丹尼尔以孩子们的毛绒玩具、卡通形象为原型创作,把原来可爱柔软的东西,做成“遗物”。既让人看到童年的回忆,又有风化侵蚀的感觉。丹尼尔最近发售的《粉色破碎熊》在他的个人网站上,仅30秒就全部售罄不论是把当下的流行物品做成“虚拟文物”,还是把坚固的建筑变成扭曲、不可思议的空间,丹尼尔的作品总给人残破不堪感。“很多人认为:我是在悲观地在描绘世界末日吗?这根本不是我的意图。”“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在未来某一天会作古,但人类的创造力在进步。我觉得这反而是一种积极的讨论,能激起人们对未来的想象,和对当下的人类文明的思考。”丹尼尔出生在美国迈阿密。从小就被确诊为色盲,一般人的眼睛能分辨百万种颜色,但他只能分辨约100种。花和草的红、绿色,天空和太阳的橙、蓝色,在他眼中都模糊不清。但他从小把自己的色盲症看作是一种潜在天赋,“让我专注于黑与白的世界。”童年的丹尼尔丹尼尔在自己的作品前12岁时,丹尼尔几乎丧生于1992年席卷迈阿密的一场飓风。窗户破碎,墙壁坍塌,天花板被掀翻,开了个大洞。他和家人只能蜷缩在壁橱里,眼看一切被无情摧毁。丹尼尔说,“那种感受像是建筑被肢解,快速,且充满暴力。”丹尼尔从那场灾难中幸存下来,但“大自然摧毁人造物的力量和场景”,在他心里留下烙印。 丹尼尔早期的绘画作品变异的未来建筑2003年,丹尼尔考入纽约库伯联盟学院(Cooper Union),学的是绘画,但画的一直都是大自然中的超现实建筑。绘画也是他在学生时代,实现自己想象力最简单、触手可及的方法:“我把很多建筑元素单抓出来,比如柱子和楼梯,让它们成为漂浮在时空里的废墟,过去的人类文明留下的痕迹。”《变异的通风口》2006《藏起来的人》2011从墙里伸出的手《坠落的时钟》2011藏起来的米老鼠后来,丹尼尔才开始做雕塑,“把想象实体化。”坚固的墙壁,突然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灾难般地毁坏,或像布料一样有了柔软的褶皱……《破碎的脸》2017《垂死的高卢人》2017他也探索人与建筑的互动关系,创作了一系列破碎的人体雕塑。 有一次,为了给这些人物形象建模,他把自己包裹在石膏中待了4、5个小时,直到感受到仿佛置身于洞穴深处的窒息感。  丹尼尔是天生的色盲,2015年后,他佩戴色彩校正眼镜创造了不少有颜色的作品从2007年至今,丹尼尔与建筑师Alex Mustonen合作创立工作室“Snarkitecture”,把建筑变成好玩、有生命、没有固定形态的东西,创作了许多挑战人们认知的作品。Snarkitecture取名自Lewis Carroll的诗歌《猎蛇鲨记》,丹尼尔借用“蛇鲨”来比喻作品中奇妙、未知的建筑,“在真实与虚构之间的迷惑体验,是我最想探索的部分。”丹尼尔和艺术家JR、村上隆、KAWS詹姆斯·法兰科主演丹尼尔执导微电影《未来遗物 02》炙手可热的跨界明星艺术创作之外,丹尼尔也是当下国际最炙手可热的跨界明星:设计过球鞋、潮牌店、大牌秀场视觉;一众好友里,包括艺术家KAWS、村上隆、音乐人Pharrell……丹尼尔与肯宁汉合作的舞台设计丹尼尔从大三,就开始和舞台设计师肯宁汉(Merce Cunningham)合作。肯宁汉是美国舞台设计的老牌代表人物,和20世纪的众多名人合作密切,安迪·沃霍尔、劳森伯格、贾斯帕·约翰斯、杜尚……“我从肯宁汉身上学到最大的一点,就是从别人身上汲取知识、来提高自己的作品。” 以知名音乐人Pharrell为原型的雕塑,2013通过舞台设计,丹尼尔逐渐熟悉音乐圈、时尚圈。2005年,丹尼尔开始与美国音乐人菲董(Pharrell William)合作。“我负责视觉,他负责做音乐。他创造现场体验的能力太厉害了,我原来根本没法想象,合作多了后耳濡目染。”而这种创造体验的能力,也被丹尼尔运用回自己的艺术作品中。 丹尼尔与adidas合作设计的球鞋丹尼尔成长于90年代的美国,嘻哈文化、滑板文化、球鞋,都是构成他世界观的重要因素。他特别在意受众,“并不是每个人,在成长环境中都觉得艺术是重要的。随着作品的发展,我想着如何去吸引不同的受众。” 丹尼尔与Dior男装合作的秀场视觉设计通过和不同品牌合作跨界设计,比如adidas、Dior,他接触到更大规模的大众。“关于艺术和大众文化的交融,这个概念看似很新,但当我们回到60年代、80年代,像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凯斯·哈林(Keith Haring)这些艺术家,已经在做同样的事情。”在丹尼尔纽约的工作室,有不少潮流收藏品现在,丹尼尔还是一位Instagram网红,粉丝50万。他喜欢在Instagram上发帖,分享新展览、新作品,社交媒体已成为他和观众沟通的一种方式。部分展览现场照片由昊美术馆提供部分作品来自艺术家官网、Instagram《丹尼尔·阿尔轩:现在在现》正在展出地点:上海昊美术馆(祖冲之路2277弄1号)展期:2019.6.29-2019.10.24(每周一闭馆)阅读原文新闻推荐2019 China Joy开幕,游戏出海成公司关注热点之一记者|佘晓晨王付娇面对国内游戏复杂的局势,游戏出海"成为2019年CJ中国公司关注的热点之一。8月1日,在ChinaJo...济源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济源白癜风专科
济源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
济源哪里治疗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