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彦淖尔信息港 > 汽车

科技大仙宗 第九六三章:阵中的挣扎

发布时间:2020-01-07 16:30:12

科技大仙宗 第九六三章:阵中的挣扎

让悬浮炮塔的光束,拥有大阵所特有的力量,这其实还是比较粗浅的一种结合,仅仅就是能量性质的变化而已。而在叶赞的“十万炮塔计划”中,科技文明与修道文明结合的真正表现,还得说是这以炮光组成大阵的设计。

这个世界的阵法是什么?

或者说寻常的阵法是如何实现的?

归根结底,也就是利用各种性质的力量,通过特殊手段的组合搭配,构造出拥有特殊性质的场域。

在这个世界中,修道者通常学习以及使用的阵法,都是以蕴含不同性质能量的物品为阵眼,或者可以说成是核心、中枢、结点等等。然后,以阵眼为中心,使用阵法符纹引导阵眼中的力量,就如同绘制符一般,使其发挥出所需要的特殊效果。

而叶赞的这些炮塔,由于使用的是九天十地镇界大阵的力量,发射出的炮光可以按照需求调整属性。那么,将那些炮光,按照一些阵法的需求排列,自然也能够起到类似于阵法的效果。

这样以炮光组成的阵法,已经不是炮光蕴含那点阵法力量所能相比的了,而是真正的如同将大阵布在了那几位龙族大能的身边。

尽管,由于炮光的特殊性,这样的大阵无法持久,而且布下的也并非九天十地镇界大阵那个等级的法阵。但是,这样的能量运用之法,还是比单纯将各种能量发射出去,更加能发挥出科技与修道文明结合的优势。

再说那几位龙族大能,虽然在突然袭击中纷纷受创,但靠着一身的本领还能勉强周旋。毕竟,龙族不管是什么修为,本身血脉中就有着种种神奇的天赋神通,才有了“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的说法。

可是,当叶赞将悬浮炮塔组成大阵,以那炮光将大阵“发射”出来之后,形势也骤然随之发生了改变。

“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会有法阵出现在这里!”遂江龙王在失去了同伴的身影后,尽管心里十分焦急,却也知道现在顾不得别人了。

阵法虽然不是人人都能掌握的传承,但又是人人都会多少有所了解的,起码能知道一些阵法的基础性知识。就比如说,未必每个人都会布置阵法,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因此谁都能说出几样所需的要素,还有一些忌讳之类的东西。

遂江龙王在阵法方面并不擅长,但也知道阵法往往需要依地势而布,说白了就是要布置在地面上。当然,这个也不是绝对的,在虚空中也是可以布置阵法的,但在各个方面的需求就会比较苛刻。

但是现在,就在这玉清宗护山大阵外的天空中,遂江龙王他们居然陷到了不知名的大阵中。

遂江龙王也不是傻子,也看出了这大阵的布置,很明显是依赖于那些能量光束。然而,纵使知道这一点,这种以能量光束布阵的手段,也仍然是让他们震惊不已。

当然,身陷大阵当中,几位龙族大能可没有多少时间去震惊,还是要想办法赶紧破阵才行。

“与其它几位失去了联系,也就只能顾自己了!”遂江龙王已经感受到,这大阵对自己的威胁,周围的空间都仿佛凝固住了,再也难以施展挪移的手段。虽然担心其它几位同族的安危,但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先确保自己的安危了。

龙族的天赋神通不少,像施云布雨、操纵水脉这些本领,其实都是血脉中就固有的天赋神通。尤其是,绝大多数的龙族,都有着一门大小变化的神通,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像叶赞的那个“儿子”,小霸下叶霸天,身形就能够大小变化,既可以化身小山,又可以被小萝莉顶在头上。

如今,遂江龙王被困于阵中,立刻便施展出了这大小变化的神通。对于龙族来说,这大小变化的神通,很多时候也的确是用于破阵的最佳手段。

就见那遂江龙王的身躯,猛然间暴涨至万丈之巨,光是那脑袋就仿佛一座山似的,让人站在龙头都难以望看龙尾。如此庞大的身躯,可不是法天象地之术,更不是什么幻化假象,而是真真正正的血肉之躯。

若是寻常的阵法,遂江龙王只将身躯这样一变,就足以撑开阵法的空间封锁。可是,让遂江龙王失望的是,叶赞以炮光布下的这座大阵,显然不是这么容易被破开的。在这阵法当中,一样也蕴含了关于空间大道的运用,以至于大阵的空间也在随着遂江龙王同时变得更加巨大了。

而且,在这个时候,就见从大阵的一个方向,无数道能量光束飞射而来,道道不离遂江龙王身上的要害。

要知道,这天下事,有利就有弊,身躯变大有好处,自然也少不了坏处。最直接的一点,就是你给了对方更大的目标,同时自己在躲避攻击时也会花费更大的力气。

若是在变身之后,面对这飞射而来的能量光束,就算周围的空间一样被禁锢,遂江龙王也有把握闪避开所有攻击。可是现在,他的身躯变得如此庞大,比起那光束之间的间隙大了无数倍,还怎么可能从间隙躲开光束的攻击!

好在,前边说了,龙族除了会变大之外,还可以将身躯变小。而且,由于是天赋神通,也不需要哪怕零点零几秒的施法过程,完全就是一个念头就能做到。

于是,面对攒射而来的光束,遂江龙王的身躯瞬间缩小,速度快到那庞大身躯都成了残像。紧接着,一道道光束已经是飞射而至,让人看起来仿佛是射到了那庞大身躯上,实际却只是射到了残像而已。

而遂江龙王的真身,已经是缩小到了如同人的小指一般大小,快速的借那些光束的间隙躲过了所有攻击。

这缩小身形,也不光是躲避攻击,同时也是一种破阵的手段。尽管,缩小的身形,不可能将阵法的空间撑破,却可以避开布阵之人的关注,并且以此寻找破阵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绝大多数的阵法,都会设定激活或发动的条件,就如同一些陷阱会有绊线机关似的。毕竟,阵法的每一次发动,都是要消耗法力或灵气的,不可能在没有人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最大的“输出功率”。

龙族的这个身形变小的神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成为应对阵法的有效手段之一。

眼见着一道道“无比粗壮”的光束,从自己的上下左右飞掠而过,遂江龙王感觉自己应该是找对办法了。那些光束再怎么密集,也不可能真正意义上的连成一个整体,互相之间总还是会有间隙存在的。以他现在的身形,这间隙都已经不能说是间隙了,简直就是宽敞的不得了,根本不用担心光速的威胁。

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破阵了!

遂江龙王此时已经知道,那些能量光束都是直来直往的,这无疑等于是给自己指明了方向。如果顺着光束来的方向而去,那显然就是往玉清宗的大阵那边过去,反之则是远离大阵的方向。

这些能量光束,通过一直射到多远的地方?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射到天边,甚至贯穿天地吧!

实际上,在这个世界里,类似于能量光束的攻击手段,并不是只有叶赞能够施展出来。很多的法宝,其实也有凝聚各种力量,以光束的形势发射出去制敌的攻击方式。

因此,遂江龙王从已知的这些东西里,也能够推断出叶赞的这些光束,应该不可能强大到永恒不灭的地步,射远了终究还是会消散的。既然这样,他若是顺着这些光束方向,一直飞到光束消散的地方,岂不是就意味着顺利脱困了!

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遂江龙王已经知道了,这阵法与那些能量光束的关系。那么,这些攻击的光束会因为太远而消散,那些组成大阵的光束又会有什么变化呢?如果,那些组成大阵的光束,也衰弱甚至消散了,是不是这阵法也就随之破灭了呢?

想到这里,遂江龙王顿时调转方向,就仿佛要与那些光束赛跑一样,向着光束远去的方向飞速追去。

这个时候,遂江龙王的心里边,已经不想什么打破玉清宗的大阵了,甚至都不去想围困玉清宗的事情了,只想着自己通过平安的逃离这里。毕竟,在龙族那边,他拥有着最顶级的实力,头上又有着龙王的封号,即使行动失败也不至于受到什么重罚。

至于说,其它几位同来的同族,遂江龙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如今已经都联系不上了。如果,那几位同族足够聪明,或许能够像他一样用同样的方式逃出去,否则死在这里也算不上多冤。

遂江龙王一路疾飞,而且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光束在渐渐的衰弱,心里知道自己肯定是猜对了。可是,在飞出有三四千里后,周围的光束都已经消散的没有威胁了,他却仍然没有看到阵外的景象。

“怎么回事,都已经飞出这么远了,还没有出阵吗!”遂江龙王发现不对,只得暂时停了下来。在他原来的预想中,不管是攻击的能量光束,还是组成大阵的能量光束,应该都会在一定的距离上衰弱甚至消散。可是现在,攻击的能量光束都已经开始消散了,为什么这大阵仍然困着他呢?

遂江龙王打量了一下四周,转头又向自己逃遁的前方看去,这一看却是顿时又大吃一惊。原来,就在前方能量光束消散的那边,竟然又冒出无数光束,向着他这边逆射而来。

“可恨,中计了!”遂江龙王一看这情况,心里顿时也明白了过来。很显然,这大阵之中的空间,已经是被扭曲折叠了,以至于有了来路是去路、去处即来处的效果。也就是说,他顺着能量光束的方向飞了这么远,反而是又飞回到了原本位置。

逃是逃不掉了,遂江龙王只得放弃逃跑的念头,身体也是瞬间恢复到了原来的大小,迎着射来的光束张开巨口。从他的口中,一颗月白色泛着金光的龙珠飞射而出,直向着那射来的光束就砸了过去。

龙族的龙珠,其实就像是妖族的妖丹,就像人族的金丹乃至元婴,可以说是一身法力修为的凝聚。不管是龙珠,还是妖丹,又或者金丹、元婴,平时都是需要被肉身保护在里边,因为一旦受损就会导致极为恶劣的后果。

但是,真正到了拼命的时间,这龙珠、妖丹之类的东西,往往又会成为最后的一个拼命手段。说白了,老子今天命都不保了,这些东西受不受损又有什么关系,难道等着死后留给敌人拿去炼丹吗?

很显然,遂江龙王知道逃不掉,这是打算与玉清宗拼命了。

要知道,龙族的龙珠,既然凝聚了龙族一身的修为,所能发挥出的威能自然是不能小觑的。

刹那之间,遂江龙王吐出的龙珠,就与迎面射来的能量光束撞到了一起。不得不说,那龙珠毕竟来自一位通天级大能,竟然是毫发无损的挡下了那些能量光束。

“既然你玉清宗要与吾族为敌,那就莫怪吾出手无情了!今日之后,此界将再无玉清宗!”

见龙珠挡下了能量光束,而且仅仅是力量上有所损耗,遂江龙王再次有了必胜的信心。而且,他也知道,光是这么挡下来,也只是保自己一时安全而已,终究还是要与玉清宗分一个胜负的。既然这样,与其白白消耗龙珠的力量,不如孤注一掷的与玉清宗决个生死。

抱着这样的念头,遂江龙王摆尾向前一纵,驱使龙珠顶着那射来的能量光束,向着能量光束射来的方向快速逼近进去。按照他的想法,自己这样一路顶着能量光束,一直逼近到玉清宗的护山大阵前,再以龙珠轰击对方的大阵,成功的机会应该还是不小的。2k阅读

昆明市中医院怎么样
福安市中医院怎么样
石家庄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柳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运城治白癜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