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彦淖尔信息港 > 教育

我在异界当神壕 正文 正文_第217章 刺杀与离别

发布时间:2020-01-07 14:45:06

我在异界当神壕 正文 正文_第217章 刺杀与离别

小÷说◎】,♂小÷说◎】,

飘春院。

“李爷,又来了,小青姑娘可念着您呢,这几日一直念叨,您可终于来了。快楼上请,小的这就去叫小青姑娘陪你……”

“于爷,又来给桃红姑娘捧场?当然,当然……桃红姑娘一天没动,可就等您来呢,快楼上请,听到于爷来,我们桃红姑娘可得高兴坏了!”

“郭爷……”

门口,龟|公迎客,谄笑连连。迎走一位,再转头,他脸色一僵。

迎面而来的,是一位年轻公子,手摇纸扇,吆五喝六,看起来身份不凡。

然而面对这人,龟|公却是面色一苦,“钱公子,您又来了……”

“什么叫我又来了,怎么,不欢迎我?”

钱通宝摇着纸扇,风骚无比。听到这话,眉头当即一皱。

“不不不,哪敢啊,钱少能来,我飘春院蓬荜生辉,只是……”

“只是个屁!”钱通宝哼声,“碍眼的玩意,快滚!坏本少今日大好的心情。”

推开龟|公,钱通宝领着人长驱直入,一入厢房,便开始大声嚷嚷:“果脯蜜饯,菜肴酒水,还不快给本公子摆上来,等死呢?”

“那个谁,去把小红小桃小春全叫来陪本少,老子今天要玩个痛快!”

“什么?小桃有客?我艹你大爷,老子管你有没有客,现在是本少叫她,该怎么办,还需要本少教你?小红小桃小春,必须一个不落给本少送过来,否则老子今天拆了你这飘春院!”

门外,方才的那龟|公听到这话,脸有些绿。

有经过这边的瓢客,也是眼神诡异。

现在的瓢客都是这般霸道的么?这语气,也太嚣张了吧,冲这架势,不会还想白瓢不给钱,瓢个霸王鸡|吧?

强撑起笑脸,龟|公走进厢房。方踏过门槛,果脯蜜饯便披头盖面地当面砸来。

“哎哟。”龟|公痛呼。

却听钱通宝道:“死龟|公,生孩子没屁眼的玩意,老子的小红小桃小春呢?美人没来,你来做什么,碍老子的眼?”

“钱少息怒,钱少息怒。”

龟|公连连陪笑,却是硬着头皮道:“那什么,三美随后便到,只是在此之前,麻烦钱少能不能把前三个月的账结一下?毕竟账目过大,小的也难做啊……哎哟!”

话没说完,青花瓷盘已经扔了上来,正砸在龟|公额角,顿时龟|公痛呼,血流满面。

“知道老子是谁?”

大马金刀坐在软榻,钱通宝居高临下俯视着龟|公,冷冷笑道:“以本少之尊,以来你这破娼寨,简直是天大的面子,敢管本少要钱,给你脸了?”

“滚!不知死活的东西,再有下回,本少将你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是,是,小的这就滚……”

钱通宝冷哼,“不知所谓。也不看看老子姓什么,敢向我钱家人伸手要债,怕是不知死字怎么写!”

都说钱家是巨富之家,然而这家人有钱,却是死抠。

该花的不花,不该花的也不花,就比如瓢娼,就属于不该花的范畴,所以,他一分钱不花。

是的,就是白瓢。而且白瓢还要白瓢得理直气壮,这就是钱家人的行事风格。

不为别的,就因为钱家厉害,钱家屌。

哪怕他钱通宝只是钱氏一族的旁系子弟,照样肆无忌惮,照样横行霸道,小小的飘春院,敢拿他怎样?

“要说背靠家族,这滋味可真是爽啊。有家族威名在,这小小的南城一隅,我想怎样就怎样。这还是旁支,若我是嫡系,又当如何威风?话说,钱多多这个嫡长孙死的好啊,他死了,我不就有机会了?若是能得蒙族中长老扶正,让我坐在家族继承人的位置上,嘿嘿嘿……”

手持酒壶,钱通宝边饮边在那里臆想,时不时嘿嘿一笑,美得不行。

“敢问公子可是钱氏子弟?”

不知何时,一道小厮打扮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突然开口。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钱通宝一大跳。

蓦然回首,见是一小厮,当即,钱大少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小畜生不长眼,敢打断你钱通宝少爷的思绪,我看你是想死……”

话没说完,这小厮反倒先笑了,“钱通宝?看来没错了。”

砰!

托盘炸开,漫天木屑飞舞。就在木屑之间,一道寒芒骤然迸现。

“刺,刺客?”

钱通宝瞳孔大缩,骇然尖叫,“有刺客!”

几乎是身体下意识地本能,他四肢并用,疯狂向后倒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二人离得实在太近,刺客出手速度又太快,钱通宝已经做出了反应,然而反应再快,有刺客手上的利刃快?

“唰!”

寒光破空,直刺面门。

“不!”

死亡威胁如此临近。

脸色煞白的钱通宝,当下顾不得其他,双手推出,直接按向寒芒,要用一对肉掌挡这一刺。

受伤,总比没命要强。

“噗!”

利刃透骨,血光崩现。

“啊!!!我的手,我的手……”

他凄声嚎叫。

门外的仆人终于有反应,慌忙推门而入。

然而这时,刺客手上动作行云流水,匕首一振,直接切开钱通宝手掌,来不及让他再做挣扎,下一刀,直接割喉。

“少,少爷!”

仆人大惊失色。尖叫声穿云裂石,直接吸引了无数的人目光,飘春院护院听到声音,瞬息赶来。

然而再看那杀手,早已经将钱通宝脑袋割下。

拎着血淋淋的头颅,他大笑着撞破窗户,直接遁逃。

“哈哈哈,10灵晶,到手了!”

……

夏武上院。

“嗯……你刚刚说什么,要走是什么意思,回上京?”

看向眼前突然冒出来的江舞月,王尘道。

“是啊,在这丰泉城逗留已经够久,也该走了。”

阔别几日,已经是灵师一星的江舞月道。情绪有些低落。

“这样啊……”王尘沉吟,“今天走?”

“明天。”

“明天啊……”王尘点点头,“那临走前,是不是要告知我你尊贵的身份,江大小姐?”

到现在也只是知道这丫头来自上京,来历不凡,令城主水流心都为之忌惮,但具体是啥身份,王尘至今还搞不明白,当然要问。

“临别在即,你就这点想说的?”江舞月看他。

“不然呢?”王尘笑道,“又不是生死离别,难道要我强行伤感?我妹已经夺得个人排位的前20,不出意料过些日子便会去帝都总院报道,作为大哥,我当然也会跟去。帝都上京,早就想去见识了。”

“当真?”江舞月眼睛微亮。

“当然。所以,临行前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的身份?到时我也好去找你,不是么?”

“呵呵,不行。”

江舞月一口回绝。笑笑,又道:“我就在上京等你。还有,我都要走了,身为朋友,能否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愿望?”

“当然。我的荣幸。说吧,什么愿望?”

“让我玩一玩你那宝贝葫芦。”

“呵呵,不行。”

江舞月:???

小样,跟我玩套路,套路不死你!

重庆綦江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汝城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江苏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烟台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