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巴彦淖尔信息港 > 美食

Instagram创始人出走短期内对Fa

发布时间:2019-03-06 19:58:33

不仅仅是中国的创业公司创始人被 巨头 收购后会离职,在国外情况也是一样。

本月刚休完产假回到公司上班后没几天,Instagram联合创始人KevinSystrom就决定辞职。

2012年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然而当有一天,Instagram终于在Facebook的阴影下成长变大时,已不是当初理想的模样。

不论当时为了广告模式起过怎样的纷争,现在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看似扫清了眼前的障碍,没有人再能挑战他。

耶鲁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JeffreySonnenfeld教授认为,Facebook正在经历一场人才危机和企业文化危机。 现在勇气和创造力看起来比雄心和傲慢重要得多。 Sonnenfeld教授表示。

创造力 比 雄心 更重要

这段日子,Systrom思考了很多关于是否应该听任Facebook将其意志强加于几年前其收购的这家图片分享应用。如今,Facebook的用户增长正在面临瓶颈,盈利增长放缓,公司的创新能力正在变弱,更大的问题是对公司人才的留用。

终,Systrom决定不妥协。而另一位Instagram的联合创始人MikeKrieger也加入了这条 反叛之路 。此前他们共同经营了Instagram长达六年时间。他们表示辞职后,将追随好奇心和创造力,去探索更多未知的世界。

Facebook自今年3月爆发了数据泄露丑闻后,

Instagram创始人出走短期内对Fa

已经失去了十多位高管。此前Facebook收购的另一家公司即时通信服务WhatsApp的两位创始人也宣布辞职。Instagram和WhatsApp创始人的离开原因大抵相同,都是因为理念与Facebook产生分歧。

WhatsApp两位创始人BrianActon和JanKoum当时因为不愿意在其应用上做广告生意,先后在一年内离开。去年,Facebook要求WhatsApp在Status(类似于微博 故事 、Snapchat的Stories)功能中增加广告时,BrianActon决定提出离职。而如果他们能够坚持到今年11月份再走,将能够分别获得4亿美元和9亿美元的股票奖励。但即便放弃高额的奖金,他们也不愿意违背自己创立WhatsApp时的初衷。

不过Instagram的两位创始人表示,自己跟WhatsApp非常不同。即便是在Facebook出现数据泄露危机的时候,Instagram仍然能够保持独立正面形象,避免陷入丑闻。而且在年轻人不断从Facebook出走的背景下,Instagram的年轻用户数量仍然能够保持增长。

尽管一些人认为企业被收购之后,创始人出走也是常见的现象,不过Sonnenfeld教授认为, 在Facebook的案例中,扎克伯格在企业文化的转型过程中,非常可惜地让人才流失了。

摩根大通认为,Instagram两位高管出走后,会对Facebook短期的股价产生重大影响。当地时间周二,Facebook股价一度大跌近3%。摩根大通此前还下调了Facebook的股价,考虑到公司在数据安全和内容审查方面将加大投资,从而影响利润。

根据摩根大通的统计数据,Instagram月活用户超过10亿人,并有望在今年为Facebook创造多达75亿美元的销售额,并占到Facebook广告收入的14%。

两年多以前还在讨论 实现连接全球70亿人口中的50亿 的扎克伯格,如今的言语中尽显无奈,他甚至传递出一个信号:Facebook增长乏力,流量游戏或将结束。

Facebook本身的收入正在放缓。根据今年7月Facebook发布的二季度财报,每股收益、广告业务收入、营业收入和活跃用户均较一季度增长放缓,营收更是自2015年以来首次不及预期。在用户增长方面,日活环比增速也创下有记录以来季度增速新低。

而Facebook起先是通过一些很小的变化试图把Instagram当摇钱树。比如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曾尝试在Instagram中做一些推送,用户从Instagram中向Facebook跨平台转发的图片将不再会被标注来源。Instagram认为他们独立进行广告盈利的空间正在变小,过去几年导流的主要模式正在发生颠覆。

摩根大通分析师DougAnmuth表示: 我们认为Instagram是Facebook一个强劲的增长引擎,在保持年轻用户黏性方面起到关键作用,并能帮助Facebook与Snap竞争。

大公司的 青年危机

失去年轻人对一个社交平台而言无疑是一个噩梦。皮尤研究中心(Pew)9月份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Facebook这一年来遭遇的丑闻正促使年轻用户远离该平台。

今年5月和6月,皮尤研究中心对3400多名美国Facebook用户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在18岁至29岁的年轻用户中,26%的受访者称他们删除了这款应用,42%的受访者称他们将这款应用暂停使用几周甚至更长时间,54%的人调整了自己的隐私设置。研究结果同时表明,许多Facebook用户仍在关注该公司的隐私问题,并减少了对该服务的使用。

Facebook管理层透露,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Facebook目前的月活用户超过22亿人,日活跃用户约为15亿人。也是基于如此庞大的用户数据,Facebook得以定位、准确投放,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单个用户都能实现覆盖,从而在流量变现的过程中化平台价值。

市场调研公司Statista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Facebook占据整个线上和线下广告市场份额的7%;在全球络广告市场占据18%的份额,成为主力之一。在过去十多年里,Facebook成功地摸索出了一套 流量变现 模式:依靠社交络聚集用户流量,再借此卖广告。财报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Facebook广告业务的营收已达130.3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1.64亿美元增长42%。

Facebook希望未来可以变现更多,比如Facebook还在不断延伸产品功能至视频、等领域;在北美、欧盟等地区开展电子支付业务,申请支付牌照,在巴西、印度,用户已经可以通过公司旗下的Messenger进行交易等。

但随着数据监管和安全性审查的游戏规则逐步趋严,Facebook的流量红利正在耗尽。特别是在欧洲和北美两个 主战场 ,其日活增长出现了停滞甚至是减少。今年二季度,Facebook在欧洲用户数量环比减少300万,这是2014年初以来的首次环比负增长;而在北美,Facebook的日活环比增长停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